《半夜走屍》[半夜走屍] - 第9章 屍斑

裹屍袋裡的屍體竟然就是剛才在焚屍房外求我插隊的老太太。

原來她求我加塞的屍體不是老伴的,而是他自己。

我它娘的又見鬼了!

老太太的遺體已經被凍成了「冰棍」,可見在太平間放置的時間不短了,她為啥想要提前火化自己呢?

我實在琢磨不明白,這個時間,又是在這種地方,又不敢多想,只覺得背後涼颼颼的。

動手搬老太太屍體前,先朝她使勁鞠了三躬。

老陳輕聲問:「剛才看到的是她?」

我點了點頭,但沒說一個字,老陳也沒再問,倆人抬着老太太屍體送到了焚屍爐內。

好在屍體火化過程十分順利,看得出此時老陳也鬆了口氣。

燒完六具屍體後,已經到了凌晨三點多,老陳瞅了眼最後一個藏屍櫃,苦笑着擺擺手:「不行啦!不服老還真不行,先……先喘口氣!」

趁着老陳眯縫着雙眼吸煙的空兒,我偷着把地上那枚紐扣塞到了口袋裡。

六點前,所有的屍體都變成了盒子里的骨灰。

我和老陳又把焚屍爐徹底打掃乾淨,此時此刻我才明白為啥老馮一再勸我別干燒屍這活。

這活兒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幹的,怪不得燒屍工比我們接屍人每月多領abc 元。

良心話,這錢不多!

最讓我受不了的還是焚屍房裡的這股味兒,幸虧老馮讓我少吃點晚飯,而且到這個點,估計那點飯早就消化完了。

否則,也得全吐出來。

離開前,老陳讓我跟着他恭恭敬敬地朝着焚屍房鞠了三躬。

然後他點燃三根香,雙手握着,**了掛鐘前的香爐里。

在焚屍房幹了一晚,第二天只要人手夠用,就不會安排我接屍。

於是我洗了澡後,先睡了一覺,然後直奔縣人民醫院掛了皮膚科。

總覺得在夢裡被女屍舔過的地方越來越癢了。

戴着厚眼鏡的皮膚科醫生仔細打量了我後脖子一番,嘴裏嘖嘖稱奇。

「真是奇怪啊!」

嚇得我趕緊問他:「大夫,不會是皮膚病吧?」

這醫生正當了一下眼鏡,看了我一眼,什麼都沒說,而是慌裡慌張地跑了出去。

弄得我更是一頭霧水。

一分多鐘後,厚眼鏡醫生又折了回來,身後還跟着另外兩個醫生,仨人站在我身後好一陣嘀咕,讓我瞬間感覺自己像是只小白鼠。

怒火隨之冒了出來,轉身扒拉開幾個人的手。

「幹啥啊!有事說事,咋還搞起研究了?」

三個醫生都鐵青着臉。

「兄弟啊!你能再等幾分鐘,我把我們副院長喊來,他是這方面專家。」

這話更是讓我心中的疑惑和憤怒同時到達頂點。

「能看就看,不能看我換醫院!啰嗦啥啊!」

厚眼鏡醫生吧嗒了一下嘴:「你這病有點特殊,很像是……」

「像什麼?」我心裏咯噔了一下。

「像是屍斑!」厚眼鏡醫生說得聲音很低。

一聽這話,我再也忍不住:「放屁!你才長屍斑,你全家都長屍斑!」

厚眼鏡醫生也不生氣,先擺擺雙手:「兄弟,先別生氣嘛!我也只是覺得像,這不才找同事過來看看嘛!」

「你們也覺得是屍斑?」我朝着另外兩人吼道。

倆人像看怪物一樣看着我點了點頭。

「行啦!老子沒時間聽你們胡說!」

這時候我已經很心虛了,慌忙站起來跑了出去。

「唉?兄弟——」

我不顧身後醫生的大喊,飛似的跑出了醫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