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走屍》[半夜走屍] - 第10章 和鬼搭檔

裹屍袋裡的人竟然是陳廣利——老陳。

老陳死了?這怎麼可能呢!

震驚的同時,我注意到屍體的臉上已經結了一層冰霜,顯然不可能是今天剛放進去的,況且如果他今天去世,應該有人通知我才對。

「看啥呢?」

張衛海站在屍體腳的位置,看不到模樣。

「海哥,你看——是老陳啊!」

「什麼?」張衛海兩步邁到我身側。

「天吶!怎麼會是他呢?」

「我打電話問問李主任啊!」說著,掏出手機跑到了一側。

鈴聲響了十幾秒鐘,電話才被接起:「有事啊,小秦?」

「李主任,老陳是不是去世了?」看到電話終於接通,我直奔主題。

李主任明顯愣了一下,才回道:「胡說啥呢?」

「什麼胡說,他屍體就在焚屍房的臨時藏屍櫃里,不信你問問海哥!」

我這話說完,電話對面的李主任頓了足有三秒鐘,才用十分低沉的顫抖聲音反問我:「你說的是哪個海哥?」

「張衛海啊!還能有哪個!」

「放屁!」

我剛說完,就遭到李主任的一聲怒罵。

「怎麼了?」弄得我一頭霧水。

李主任壓低了聲音怒喝道:「我和郝館長剛幫他買來壽衣,大半夜的,你打電話講鬼故事呢!」

我一愣:「你們……你們給誰買壽衣?誰死了?」

「咱同事,那個燒屍工張衛海啊!中午自殺……」

我只覺得大腦「嗡」的一下,李主任後面說得啥,就不知道了。

張衛海中午就死了?

那現在和我一起燒屍的又是誰?

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從內心深處涌了出來,隨之後脊樑一陣發涼。

緩緩扭過頭,卻發現身後空空如也,藏屍櫃前哪裡還有張衛海的身影。

三號藏屍櫃開着,整個焚屍房內只有我一個人。

「你小子是不是吃飽了沒事幹了?」

緩過神,又聽到手機里傳來李主任低沉的怒罵聲。

「沒……沒事了,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解釋,又不能說實話,我乾脆直接掛掉了電話。

站在原地大口喘着粗氣,愣愣地足有一分鐘才挪動了一下腳步,後背都被汗水浸透了。

媽的,又是鬼玩我!

那老陳的屍體又是怎麼回事?

緩步走到3號藏屍櫃前,屏住呼吸又往裡瞅了一眼,看到躺在裏面的並不是老陳,只是和他長得有幾分像。

一瞬間,一個巨大的疑問冒了出來——老陳怎麼一直沒來呢?

獨自站在焚屍房內,一側的兩個焚屍爐發出「嗡嗡」的聲響,空氣中瀰漫著燒焦頭髮的氣味,我腦中亂成了一團。

想再次打電話問問李主任,手機都拿了起來,可又想到鬧鬼這事對他說也沒用,反而不好,便把手機塞回了口袋中。

怎麼辦?

深吸一口氣,我趕緊把3號藏屍櫃塞回去,然後狂奔到院子里。

冷風一吹,渾身打了個冷顫,這才想起來可以直接給老陳打個電話,或許他是身體不舒服,又或者臨時有其它重要事呢?

我立刻從單位群里翻出老陳的電話,顫抖着撥了過去。

誰知一陣高亢的手機彩鈴聲竟從距離我不到二十米遠的花壇邊傳來,驚得我手機差點脫手,趕緊衝過去,就看到了躺在路邊一動不動的老陳。

「老陳!」

我想都沒想,立刻蹲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