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走屍》[半夜走屍] - 第1章 夢見死亡

我之所以在殯儀館當接屍人,還要從我的出生說起。

我從小不受爺爺奶奶待見,就因為我是陰生子,是鎮上的楊屠夫在我娘死了半小時後,從她肚子里剖出來的。

其實不光是爺爺奶奶,從我記事起,好像所有人都時常用異樣的眼光瞅我,背後議論我,說我剋死了娘,是個「喪門星」。

從記事起,我時常會做奇怪的夢。

六歲那年,我夢到鄰居馬冬花坐在自家大門口哭,頭上還有個血窟窿,驚醒後,把夢裡的內容告訴了奶奶,被奶奶罵了一頓。

一天後馬冬花真的死了,是被她喝醉酒的老公敲死了,頭上有個血窟窿,無論是位置還是大小,都和我夢到的一模一樣。

一月後,我又夢到村裡趙爺爺坐在自家大門口哭,臉上脖子上還爬滿了白蟲子,結果三天後有人發現趙爺爺死在了家中,屍體已經發臭,還生了蛆。

又和我夢到的一模一樣。

九歲那年,我夢到奶奶的親妹妹,也就是我姨奶奶,坐在自家大門口哭,脖子上拴着條黑繩子,醒來後,我趕緊告訴奶奶,這次她沒有罵我,而是叮囑我這事不能告訴任何人。

叮囑完,她就去了姨奶奶家,第三天回來時就帶來了姨奶奶和兒媳吵架後上吊自殺的消息。

這時候爺爺奶奶才意識到情況不對勁,趕緊託人找來在城裡打工的爸爸,仨人嘀嘀咕咕了好久。

說的啥,我沒聽到,只聽到爸爸一個勁地嘆氣。

第二天睜開眼,發現爸爸不在家,直到上午十點多,他才滿臉疲憊地回到家,身後還跟着個道士。

道士摸了摸我的頭,捏了捏我肩膀,又問了問我出生的準確時間,臉色一下子變得煞白,他沒有要我家一毛錢,而是匆忙離開了,結果第二天早晨,他弔死在了我們村口的大柳樹上,死前還摳瞎了自己雙眼。

這麼一來,我「名聲」就更差了。

之後的幾年裡,爸爸又陸續找來幾個有本事的先生,都說我是短命鬼,正常情況下絕對活不到成年,他們收了我爸的錢,幫我做過法事,結果我的情況並沒好轉,他們卻傷的傷殘的殘。

隨着年齡增長,噩夢越來越真實,也越來越可怕,我哪還有心思上學,初二那年就輟學了。

到了十六七歲,都能夢到死者的死亡過程。

有一次我夢到村裡一個新過門的小媳婦被幾兩個收山貨的欺辱完掐死後,扔到了一口枯井裡,於是在死者家屬找不到人後,我壯着膽告訴了他們實情,案子很快就破了,兩個收山貨的也被抓了起來。

因為這事,我能夢見死亡的事不脛而走,街坊們開始用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看我,爺爺奶奶也是氣得對我破口大罵,弄得我都想自殺。

命運的轉折在我十七歲夏天的一個午後,一個據說是我遠房親戚的老頭來到我家,他姓胡,論起來我得給他叫表姥爺。

表姥爺一進屋就告訴爺爺奶奶我頂多還能活半年。

爺爺就問他,有沒有辦法救我。

表姥爺說我之所以能夢見死亡,之所以活不到成年,是因為我是陰月陰日陰時出生,又是陰生子,這叫「四陰沖煞」,只有到個陰氣很重地方生活,能熬過結婚,應該就沒事了。

爺爺趕緊問什麼地方陰氣重。

表姥爺回了一句話「不如跟我去干接屍人吧」。

結果第二天,爺爺奶奶便給我收拾東西,跟着這位第一次見面的表姥爺離開了家。

就這樣,我成了利津縣殯儀館的接屍人。

如今已經工作了三個月,說實話我覺得這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