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我攜空間莊園嫁糙漢養崽崽》[八零,我攜空間莊園嫁糙漢養崽崽] - 第4章得不到她心的冤種男人

回家後挨了一通打罵,原主才知道她尋死被人救了下來,救她的是剛退伍回來的田家兒子田易。

田易不但是個沒爹沒娘的,還要啥沒啥,別說跟准大學生袁翔宇比,就是和村裡的後生比起來,那條件也不是一般的差。

可原主名聲被毀,縣城那邊沒了信兒,劉芬芳便跑去田家鬧,讓田易負責娶原主,還必須拿出abc 塊彩禮。

田家就是土裡刨食的,把一家人賣了也拿不出abc 塊。

田易退伍回來倒是有一百塊津貼和二百斤全國通用糧票,可一百和abc 差的可不是一個零,那是二十九張大團結。

本以為這事還有的鬧騰,沒想到田易拿出一沓大團結,正好一千塊,讓大伯帶着錢去袁家提了親。

而劉芬芳怕錯過了田家連一千塊都沒了,最後妥協了婚事。

新婚夜那晚,原主灌進肚半碗酒,暈暈乎乎也不記得發生了點啥。

反正第二日醒來就已經和田易躺在一張床上坦誠相見了。

她雖未經人事,可再傻也知道自己糊裡糊塗失了身,一大早便哭了一通,看田易像看仇人般。

口口聲聲說,『你得到了我的人卻別想得到我的心,我一輩子都不會喜歡上你的。』

嘖嘖嘖……

王秀花放下飯碗,見侄媳婦目光獃滯,嘆了口氣開口勸道:「若男吶,凡事得想開些,甭管外人咋說,你都別太往心裏去。

支書兒子在南邊上大學,你大伯已經讓人幫忙打聽小易的行蹤了,等找到人,俺立馬把人綁回來給你磕頭認錯。」

袁若男嘴角抽搐,心想大可不必,她還沒想好怎麼面對得不到她心的冤種男人。

原主拖累了救命恩人,不但沒半分愧疚,還說啥『得到了我的人卻得不到我的心』。

只要想想這句話,她便牙根發酸渾身起雞皮疙瘩。

盼望冤種丈夫最好已經有了新歡永遠別回來,恕她這枚鋼鐵直女真心無顏面對。

田家三間正房是相通的,堂屋不住人,西屋當雜貨間使,袁若男和倆孩子睡在東屋。

因是坐南朝北的屋子,窗戶又特別小,大白天室內光線也很暗。

東屋除了炕,還有個土黃色單人立櫃,柜子上鑲嵌着極具年代感的印花玻璃,柜子旁邊是木製臉盆架,上面放着紅花白底的搪瓷盆。

木樑上直接扯了條電線,掛着一盞發著橘黃色光的小燈泡,目測亮度不超十瓦。

等龍鳳胎睡著了,袁若男伸手拉繩關了燈,望着頭頂黑乎乎的瓦片再次發起了呆。

她莫名其妙穿了過來,也不知道還能不能穿回去?

失去意識前她能感受到,那一槍打中了她的心臟,現代的她應是已經死了的。

「唉~~想是回不去了!」

話未說完,突覺眼前閃過白光,眨眼間竟換了一副場景。

極具藝術感的鋁製大門緩緩打開,袁若男被氣流推着走了進去。

頭頂是藍天白雲,腳下是鵝卵石鋪成的小路,兩旁藤蔓植物上開着五顏六色的小花,美到彷彿置身仙境。

往裡走上五十米,視野變得開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