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我攜空間莊園嫁糙漢養崽崽》[八零,我攜空間莊園嫁糙漢養崽崽] - 第1章穿越了?(2)

是一串串往外冒。

袁若男的太陽穴也跟着蹦躂的頻率突突跳起來。

嘖,這奇葩場面堪比加強版『退退退』,身臨其境簡直不要太酸爽。

她抬手摁住突突跳的額角,轉動眼珠觀察四周。

腳下是天然踩實的泥土地,周圍是低矮的土房子,眾人穿着非灰即藍的破舊衣服,牆上寫着具有年代特色的標語:

『新婚夫婦入洞房,計劃生育不能忘。』

——她這是穿越了?

疑惑間,莫名的記憶片段湧入腦海。

原身也叫袁若男,大河省南邊元陽縣袁家屯人,幾年前曾和村長小兒子搞過對象,後來嫁給了退伍軍人田易。

田家就住在村長家對門,是六十年代逃荒來到袁官屯的外來戶。

婚後次日,田易便出了遠門,一走便是兩年多,前兩年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往家寄錢,可最近半年卻斷了音訊,村裡都說人死在了外頭。

而原主婚後不久懷了身孕,九個月後生下了一對龍鳳胎,女孩名叫鐵妞,男孩名叫鐵蛋,兄妹倆再有一個月滿兩周歲。

田易爹娘死的早,是被田大伯一家拉扯大的。

原主母子三人有田大伯一家的照應,日子倒也能維持下去,可孤兒寡母沒男人在身邊,挨欺負在所難免。

特別是對門村長家的幾個兒媳婦,隔三差五便找麻煩,眼前的鬧劇便是因一顆大白兔奶糖引起的。

午後,村長小孫子坐在門墩上舔奶糖,鐵妞只是眼巴巴看了一眼。

便被小霸王跑過來推倒在地,罵她是沒爹的可憐蟲,不配吃糖。

鐵蛋見妹妹被欺負,人小打不過小霸王便咬了對方一口。

這一幕正好被村長婆娘看到,老太太上前不由分說打了鐵蛋一耳光。

原主聞聲出來,見女兒坐在地上哇哇哭,兒子臉上被打出了個鮮紅的巴掌印,氣急跟村長婆娘理論。

結果么,遭到了村長三個兒媳婦的群毆,被打的毫無反手之力。

田大伯家就住在隔壁,田伯母聽到動靜跑出來,見侄媳婦被打擼起袖子便加入了戰局。

田伯母名叫王秀花,性子潑辣體格敦實,抓撓踢打樣樣精通,以一敵四都不咋吃虧。

而原主這個弱雞混亂之下生生被擠了出來,一屁股摔倒在地後失去了意識。

手臂被一雙熱乎乎小手抓着晃動,耳邊是呼喊媽媽的聲音,袁若男回過神來。

「嗚嗚嗚……媽媽,妞妞怕,妞妞不七糖糖呀!」

小鐵妞身上臉上身上沾滿泥土,頭髮被汗水打濕,哭得一抽一抽的好不可憐。

一旁的鐵蛋撇着小嘴強忍淚水,左臉頰上有幾道鮮紅的手指印,下手之人用力之大可想而知。

可能有原身殘留的情緒在,袁若男的怒火瞬間直衝腦門。

大爺的!老潑婦連兩歲小孩都打,簡直是豬狗不如。

此時扭打在一起的幾個女人早被鄉親們攔開了,可對罵還在繼續。

村長婆娘李婆子掐着腰,罵得唾沫橫飛。

「你們老田家專撿破鞋,不顧臉面娶了袁若男這個喪門星,活該一輩子當窮鬼,連田易的墳頭草都比別人家的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