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我攜空間莊園嫁糙漢養崽崽》[八零,我攜空間莊園嫁糙漢養崽崽] - 第1章穿越了?

破舊低矮的房屋裡,忽明忽暗的燭火似乎在灼燒着袁若男的身體。

更令她燥熱難耐的是,身邊還躺着一個人體雕塑般的男人。

完美的下顎線、八塊腹肌、蓬勃的胸肌,堅實的手臂肌肉上有處筷子長短的傷疤。

代表男人勳章的傷疤不但沒影響人體雕塑整體的美感,反而更添加了幾分雄性荷爾蒙氣息。

嚯!雕塑養眼就算了,連Q彈觸感都好的不得了!

別問她咋知道的?

嘿嘿,夢裡有啥不能做滴?

做夢YY又不犯罪,等一覺睡醒她還是合法的乖寶寶。

小手從麒麟臂一路遊走,穿過性感的鎖骨,來到人魚線,然後……

然後手被一雙有力的大手禁錮住了,她惱怒掙脫,沒掙開,再掙脫,還是沒掙開。

大爺的,姑奶奶自己的夢還不能任意而為?

她騰的一下起身,朝着人體雕塑便撲了上去。

……

袁若男搓搓發燙的臉皮,腳踩風火輪般跑到廚房,一杯冰水灌下肚,身體的燥熱才算徹底壓下去。

真是沒救了,曾經的軍中霸王花居然被一個春夢搞到如此失態?

可,還有更沒救的。

接下來的幾個月,袁若男又連續做了好多個奇奇怪怪的夢。

夢到她懷孕、胎動、十月分娩生下了一對龍鳳胎。

夢中生產時那種撕心裂肺的絞痛感,真實到好像她真的經歷了生產,甚至次日醒來後被褥都被汗水浸透了。

再後來,袁若男又開始做養娃帶娃的夢。

從小寶寶咿咿呀呀到蹣跚學步,再到糯糯的喊人,一聲聲『媽媽』把她的鋼鐵心都給喊化了!

可奇怪的是,每次夢醒的時候,她都記不清夢中人物的臉,夢的內容卻記得一清二楚。

種種怪相告訴袁若男一個事實。

她病了,不是神經病就是心裏有病。

於是她去掛了精神科,一系列檢查做完,沒看出任何毛病。

然後她又去看了心理科,醫生聽完她的陳述,足足沉默了五分鐘。

語重心長說了一大堆,總結而言就是讓她平日少思少慮,等心理創傷好了自然不會再做夢。

少思少慮?袁若男不以為然,搞的她跟林黛玉似的,工作忙到腳不沾地的工作狂有多思多慮的時間么?

沒查出毛病來,袁若男只能將做夢之事暫且拋之腦後。

反正她吃嘛嘛香、身體健壯,又不會因多做幾個夢掛掉。

不過袁若男萬萬沒想到,她不久後執行任務時中槍掛了,享年二十八歲。

片刻的劇痛過後,袁若男失去了意識。

本以為死透了,沒成想下一秒她便睜開了眼。

映入眼帘的是兩張哭成花貓般的小臉,還有跳着腳罵街的敦實婦女。

「你們無恥,你們下流,你們全家都是喪門星……」

敦實婦女的對面,是一排跳着腳對罵的婦女。

「我呸,袁若男就是一雙破鞋,我們老袁家不要的破鞋,沒皮沒臉的喪門星,幸好我們家翔宇躲得快才沒被禍禍了……」

幾個女人頭髮散亂、灰頭土臉,一個比一個蹦噠得歡實,污言穢語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