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與瘋批》[白月光與瘋批] - 第8 章 極品綠茶

放假第一天,原昭初以為能安安穩穩睡個懶覺,沒想到又被原母從被窩中殘忍地拉出來。

「你怎麼還在睡,快點收拾東西,你爸爸表姐都差不多能出門了,溫源他們都還在外面等我們呢。」

原昭初好不情願地下床,睡眼朦朧地打了一個哈欠,迷糊地收拾着自己的貼身衣物。

原父計划著趁這兩天放假,一家人出去玩玩,順便叫上溫源一家,熱鬧熱鬧。

其實對於這種活動,她並沒有什麼興趣,還不如讓她在家睡個懶覺玩玩手機來的舒適,無奈兩家人實在熱切,她也不好拒絕。

收拾完東西,原昭初眼睛總算是艱難睜開了。

她換了一件休閑的背帶裙,隨意地扎了一個蓬鬆的丸子頭。

剛準備出門,手機卻響起來了,是夏溪給她打了個視頻電話。原昭初背上自己的包,漫不經心地接起,「喂,你不是和男朋友在海邊露營嗎,怎麼還有功夫給我打電話?」

考完以後夏溪和她坦白了,說她交了一個男朋友,不斷地誇讚他有多帥多酷,而且兩人還約好月假兩天一起去海邊露營。

當時原昭初聽完震驚無比。

她就考了個試,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姐妹就脫單了,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她到底錯過了什麼?

不過震驚歸震驚,原昭初擔心夏溪一個女孩子和男生單獨出去不安全,千叮萬囑叫她注意保護自己,還從網上找出各種女生防衛視頻給她看。

夏溪卻很信任自己的男友,不以為然,根本就沒聽進去。

「初初,我要死了,你快過來救救我。」視頻里,夏溪哭喪着臉,一開口就是求救。

「啊???你怎麼了,那個男生欺負你了,你們現在在哪,報警了沒有?」原昭初面色焦急,不自覺地心跳加速,擔憂道。

夏溪搖搖頭,面如土色,將手機往旁邊偏了偏,只見一個嬌弱的女孩子坐在兩個男生中間,臉上一片紅潮,眼睛痴痴地盯着其中一個男生。

「沒想到有生之年,我居然能遇到一個高段位綠茶婊。」她氣憤地恨恨道。

原昭初放下了心,吐出一口濁氣,「我還以為你怎麼了,嚇死我了。」

「我都快被這綠茶婊整死了,現在我男朋友都快要被她搶走了,我真咽不下這口氣,」夏溪哭訴,「我現在很需要你這個朋友啊!」

原昭初深深嘆了一口氣,表情無奈。

有什麼辦法呢,誰叫夏溪是她最好的朋友,現在朋友有難,她又怎麼能安心去玩。

原昭初和原父原母說夏溪出去玩的時候不小心出了事,現在正在醫院,她急着要去看她,就不去溫泉酒店了。

原父原母也知道她們高中以來關係好得不得了,沒有多說什麼,直接答應了,還叫她買點吃的帶過去。

原昭初頗為心虛。

何菲站在一邊,撥弄着自己的長髮,笑意恬淡,「表妹你不能去真是可惜了。」

原昭初呵呵一笑,笑意不達眼底。

海邊,天朗氣清,夏風徐徐,海浪一股一股拍打在沙灘上,人們悠閑地邁步,帳篷隨處可見,還有幾個青澀的男生彈着吉他唱着歌。

原昭初背着包,眯着眼,試圖在一眾人中找出夏溪。

眼前模糊的景象讓她想起自己已經是一個近視眼了,她果斷放棄靠肉眼搜尋,拿出手機給夏溪打電話。

「初初,這邊!」夏溪看見她了,一邊揮着手,一邊興奮着跑過來。

她攬住原昭初的手臂,「待會你可一定要幫我教訓教訓那個不要臉的綠茶婊,我可被她氣死了。」

「……」原昭初欲言又止。

她怎麼覺得自己像是被找來的打手?還是免費的那種。

而且夏溪是為什麼覺得她對付不了的人她卻可以?

算了,給姐妹撐場子重要。

「好。」原昭初答應地豪情萬丈。

夏溪聽到她的回答像是打了雞血一般振奮,急着拉她跑了起來,直到走到兩男一女面前才停下。

兩個男生漫不經心地坐在沙灘上,看見他們過來只是淡淡地抬頭看了一眼,沒有什麼情緒波動。

「夏姐姐,這是你朋友啊?」問話的正是在夏溪手機里看到的女孩子,清純靚麗的臉龐像極了男生年少初戀的模樣。

原昭初忍俊不禁,「夏姐姐???」

夏溪恨得牙痒痒的。

她原以為是跟陳景單獨出來玩,沒想到他卻帶了兩個電燈泡,男生倒還好,女生一開口她就感受到濃濃茶味。

「夏姐姐,我叫蘇佳,是陳景小學和初中的同桌,聽說他交了一個女朋友,我特意跟過來看看的,你不會生氣吧?」她樣子表現得那叫一個無辜。

在男友面前,夏溪不好直接說什麼,臉色僵硬地「嗯」了一聲。

之後她和陳景比賽游泳,你來我往地爭着冠軍,兩人玩得很是愜意,沒想到蘇麗不知什麼時候跟在了她屁股後面游。

夏溪哪知道自己身後跟着一個人,蹬腿的時候直接狠狠一腳踢到了她臉上。

蘇佳當場嬌滴滴痛呼一聲,在水裡撲騰起來。

聽到她呼救聲,陳景馬上着急地掉頭抱着她上岸,面色發黑地瞪了夏溪一眼。

那個叫蔣澤的男生也是毫不客氣地斥責道:「我知道你從一開始就不喜歡佳佳,害怕她搶走陳景,但你沒必要這樣吧,女生還是大度點好。」

夏溪滿臉委屈,她又不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