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與瘋批》[白月光與瘋批] - 第 7章 一模考試(2)

想,可以直接在這對付一晚,明天直接上學。」溫源的嗓音低沉醇厚,有意調侃道,「不過想必你同學們會被你身上的狗屎味給臭暈。」

看到他如此囂張,她哪裡還能再忍下去,報復心瞬間上來了,眼神變得犀利。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跑到他面前,將自己踩屎的鞋子在他鞋子上反覆碾磨。

「你現在還笑的出來嗎,公子溫?」她一副欠揍的口吻。

他氣質矜貴優雅,公子溫是一群喜歡他的女生取的稱呼。

現在拿這個稱呼來戲弄他是再合適不過了,要是那群女生知道自己心中的男神這幅狼狽模樣,不知道她們又是如何反應。

溫源斂了笑意,臉色逐漸僵硬發青,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嘴角抽搐。

成功報了仇,原昭初可不敢再在他面前不要命地晃悠了,生怕他徒手捏死她。

她笑嘻嘻地跑開,像模像樣地向他敬了一個禮表示歉意。

但落在他眼裡,她又增添了幾分可惡。

他陰沉着臉,一字一頓道:「原-善-美,」

隋衍倚在他們身後的一棵樹後,將眼前一切盡收眼底,他意味不明地笑了一聲,眼眸卻暴戾猩紅。

高三第一次一模考試不自覺地來臨了。

這次考試成績將會作為分班的依據,也會成為考核選拔保送生的其中一個參考,因此大家都無比重視。

教室走廊中少了平日的喧鬧聲,反而都是高三學子沙沙的寫字聲和討論問題的聲音。

原昭初學的很投入,書不離手,整日都是凝眉苦苦思索的模樣,就連中飯都直接在教室里吃一個飯糰就解決了,咖啡當成了水喝,一杯接着一杯地灌。

她本來近視不深,結果這些日子連續不停地熬夜看書,她眼睛開始變得模糊不清,黑板上的字都看不到了,無奈之下,只能配了一個眼鏡。

隋衍那隻鬼動不動出現在她身邊,察覺到她的心煩意亂,他沒怎麼打擾她,只笑着靜靜地坐在一旁陪她。

不過有時她絞盡腦汁解不出來的題,他隨便掃一眼,輕輕鬆鬆地就得出答案了。

教人也教的蠻有耐心,每次教她的都是最簡單的方法,從不會因為她蠢而發脾氣。

她開始相信,他生前可能真的是海慶高中的,說不定還是年年拿獎學金的優秀模範生。

他和溫源兩個人也不知道誰比較厲害,可惜一人一鬼,不然看他們鬥來鬥去也算是一個消遣。

夏溪實在不是讀書那塊料,她上課都能睡着,根本就沒有心思準備這個一模考試。

原昭初要準備考試,根本沒有時間陪她,她時常唉聲嘆氣,內心充滿着無法排解的孤獨與苦悶。

沒想到的是,她和一個叫陳景的男生一見如故,居然迅速成了男女朋友。

陳景是高三五班的,她便經常過去找他玩,迅速和他的同學打成了一片。

在他們感情升溫的同時,陳景的小青梅殺過來了。

對於夏溪身上最近發生的一切,原昭初一無所知。

她忙的暈頭轉向,恨不得自己一天二十四小時都不用睡覺。

一模考試就這麼來了。

她自信地踏上考場,拿起筆,低頭從容地答題。

兩天的考試飛快就過去了,考完之後有兩天的月假,學生們緊繃的神經能暫時鬆懈下來,臉上凝重的神情緩和不少,有的甚至打算用這兩天時間來個短期旅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