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與瘋批》[白月光與瘋批] - 第 7章 一模考試

晚自習放了學,原昭初整理好書包出門,不經意發現溫源安靜地站在她們班門口。

他身姿俊朗,眉眼冷淡,渾身散發著疏離冷清的氣質。

他的身邊不遠處正圍着一群嘻嘻哈哈的女生們,她們臉上布滿嬌羞之色。

她冷淡地瞥他一眼,選擇高冷地地直接無視他,然後徑直下樓。

他不疾不徐,邁着穩健的步伐默默跟在後面。

兩人期間一直沒有說過話,一個冷臉自顧自的走在前面,一個淡漠無所謂的樣子跟在後面。

走出了校門,她實在忍不住了,回頭出聲問道:「你平時不都和何菲一起走的嗎,現在怎麼跟着我?」

「她今天去參加物理競賽了,一天都不在學校,」他如實解釋道,頓了頓,隨之沉聲道:「你一個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我和你一起回家。」

「那你怎麼沒去參加?」她好奇地問道。

這兩人平時像個雙胞胎一樣寸步不離的。

而且這種什麼競賽的話一般都是他們兩人的主場,他們學校排名差不多,一個全校第一,一個全校前五,拿的競賽獎項也高度重合。

「我是上一屆的第一名。」他淡然道,絲毫不覺得自己是在凡爾賽。

「嘖。」好吧,扎心了,她就不應該問。

不過他解釋的原因也真挺讓她惱火的,因為何菲不在,所以他才肯屈尊降貴送她。

她是不是該感謝他退而求其次選擇她呢?

要是她喜歡他,現在估計會被活生生給氣死。

「那以後要是何菲在呢?你要送誰?」她饒有興味地問道。

他皺眉,似乎不太理解她為什麼會問出這麼一個問題,理所當然地回答:「住在同一個地方,當然是三個人一起回家了。」

「別,千萬別,」她撥浪鼓般直搖頭,滿臉寫着抗拒,嚴肅道:「要是讓我和她一起走的話,我怕會忍不住上去扇她。」

之前還沒撕破臉皮,能勉強維持表面的寧靜。

現在出了那兩件事,她實在裝不下去。

而何菲,天命之女,身帶系統的女主來着,和她作對不就是純粹找死嗎,所以最好就是能避開她。

而他怎麼偏要把她們聚在一起呢,他是憨貨嗎?

「她是你表姐,你……」溫源一臉錯愕,眉目深沉,眼看着又要勸導她。

「夠了—」她雙手交叉,做出一個禁止的手勢,喝道:「還有你,別說話,現在聽到你說話我就特煩。」

她在家已經被父母做了很多的思想教育了,要是溫源再來,她會當場表演一個口吐芬芳。

她瀟洒轉身,大步往前走。

「等等。」他冷不丁地開口叫道。

原昭初才懶得搭理他,直接充耳不聞。

「啪嘰」腳下傳來柔軟黏糊觸感讓她當即一愣,一臉目瞪口呆,接着便欲哭無淚地低頭看去。

「我就說和你在一起就會倒霉,以前我一個人回家好好的,你一送我我就踩狗屎,溫源你是專門來克我的嗎?」她癟着嘴,委屈地移開腳,往旁邊跳出好幾步。

路過的學生面帶嫌棄,捏着鼻子避開她。

「我剛想叫你來着,你自己不聽,怪誰?」他嘴角浮現的細微笑意總有些幸災樂禍的意味,置身事外的樣子讓原昭初恨得牙痒痒。

她像只河豚般當場氣炸,待在原地不斷吸氣吐氣,竭力控制內心源源不斷的火氣。

「走不走,再不回家都要凌晨了,你要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