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與瘋批》[白月光與瘋批] - 第1章 詭異的夢(2)

她父母和身邊人更加疼愛乖巧懂事的表姐,她都未曾有過一丁點嫉妒之心。

表姐都這麼慘了,她簡直恨不得用盡世上最美好的事物來治癒她。

但漸漸的,她發現了這個表姐有點怪怪的。

她對她們一家態度比較冷漠,老愛待在房間不肯出來和他們交流,平時說話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冷漠的表情中還隱約有那麼絲不耐煩。

原昭初有一次拿着零食去何菲房間,試圖開導她,將自己從網上和書上看來的心靈雞湯一頓輸出,結果對方眼神冰冷,面無表情道:「原昭初你弄髒我的床了,拜託你以後不要再隨便闖進我的房間,你喜歡玩去找別人,別來影響我。」

她怔了一會兒,尷尬地從她床上下來,那一刻她感受到了何菲打心裏對她的厭惡。

原昭初果斷打消了和她成為好閨蜜的心思,畢竟她不喜歡熱臉貼冷屁股。

何菲在原父原母面前又很親熱地叫她初初,顯得她們關係很好的樣子。

原昭初明白拆穿她是沒用的,她的遭遇足以讓所有人原諒她一切的缺點。

所有原昭初也學會做表面功夫。

原父原母覺得表姐是心理創傷太重,有了很強的防備心理,心疼她小小年紀承受了這麼多痛苦,於是將更多的愛投入在她身上,從而放養了粗神經的原昭初。

何菲非常在乎溫源,對待他永遠是溫柔的笑臉和包容的心態。

就算他要控制她的生活,限制她的交友圈她也未曾生氣過。

原昭初認為這兩人簡直是天生一對,一個控制狂,一個缺愛病嬌,他們最好死死地綁在一起,否則放出去都是害人。

奇怪的是,她看到表姐那張無比清純俏麗的臉莫名地會感到強烈不適,身上偶爾還會起雞皮疙瘩。

她把這些反應當作是她和表姐天生合不來的象徵。

同一屋檐下,原昭初和何菲相處地像個熟悉的陌生人。

原昭初一點都不想和他們兩人一起上學,明明七點四十早自習,他們倒好,六點就起床,何菲梳洗吃早餐花半天時間,溫源看她吃早餐花半天時間。

有這麼多時間好好睡覺不行嗎,起床加洗漱只要十多分鐘的原昭初欲哭無淚。

今天她做了噩夢所以沒聽到他們的叫聲,才能多睡了那麼一會,平時被叫起了還得在那等「公主」用完餐。

無語了都。

「家裡有早餐你又不吃,偏要到外面去吃,你是不是想造反啊?」原母生氣怒吼道。

原昭初都習慣了,她媽每次對待何菲態度溫柔地不得了,對她好像吃了炮仗,反正她做什麼都不對,就連有時她走路太慢都會被罵磨磨蹭蹭。

唉,人就不能有對比,身邊有一個全校前十老拿獎學金的表姐,難怪她媽會心裏不平衡。

「媽媽,初初如果不喜歡喝粥的話以後就別做了,做她喜歡吃的吧。」何菲扯了張餐廳紙,輕柔地擦着嘴角。

她被領養後不久便改口叫了媽媽。

「阿姨,其實你不用做喜美那一份早餐的,反正她到學校還是會買其他的吃。」溫源淡笑,面帶挑釁,隨意地說道。

他在為自己的公主討回公道。

「該死的跟屁蟲,我叫原,昭,初,不要叫我喜美。」她呲牙咧嘴,盯着他的眼神,一字一句地說道。

原喜美是她爺爺取的名字,可是小時候她沒少因為這個稍微有點俗氣的名字而苦惱,但她又不想辜負老人家一片好意,就忍受到高中。

後面還是原父覺得這個名字也是有點年代氣息,考慮到青春期少女敏感的心思,便帶她去改了名字。

喜美就成了她的小名。

一般只有很親的人才會叫她喜美,她明白那是出自內心深處的喜愛,而溫源這傢伙叫她喜美純粹就是拿她名字取笑。

「你是叫原昭初啊,喜美不也是你嗎?」溫源笑意更深,不置可否。

「反正你叫不得,懶得跟你說,」原昭初小臉緊繃,站起身,出氣般大步走在前,「不等你們了,我自己先走了。」

再不走她媽肯定壓着她喝完那碗粥,那樣就吃不到煎餅果子了,還是假裝發脾氣趕緊溜。

「阿源,我吃完了,我們也走吧,再不去學校該遲到了。」何菲眼裡閃過一絲深意,扯着溫源的衣角,嬌聲道。

溫源將她的書包提在手上,眼神溫柔,「好。」

喜美那傢伙真的是女的嗎,自私自利,性格糟糕,動作粗魯,他不明白之前自己怎麼中了迷一樣喜歡她。

可能之前他身邊也沒別的女生吧。

何菲就不同了,溫柔善良,天使一樣地可愛,他一定會好好守護她,不會讓那個原喜美欺負她。

原母收拾着碗筷,看着斯斯文文的何菲直嘆氣,要是自己的女兒學到她表姐五六分就好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