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茶不是酒》[白茶不是酒] - 第二章 離開(2)

夏天的天空黑得慢,已經是下午七點,依舊明亮亮的,江城將車停在地下車庫,想道:」要不再等會兒,去太早會不會顯得我很着急?「

正在他琢磨不定的時候,熟悉的鈴聲再次響起,毫不猶豫地,江城按下接聽鍵,聽筒里是那個熟悉地聲音:「吃完飯過來還是過來吃飯?」

「我……咳,我都可以,嗯……我馬上到了。」

「那我告訴秦姨給你留飯。」

「嗯,好。」

二人都是公事公辦的語氣,如果不聽談話內容,說是二人在討論工作項目也不為過。

江城一直想不明白,本來好好的一切,怎麼就變了味了,一次次的爭吵,一次次的冷淡,一次次的逃避,一次次的遠離,別的金主都作威作福,他這個金主當得真是憋屈,還要看自己情人的臉色。

剛一進門,就看到白望晴穿着一襲淡藍色絨裙坐在餐桌旁,低頭翻閱着一個日記本,餐桌上飯菜的香氣絲絲縷縷落入他的鼻尖,這一切看起來恬靜美好。

他的心也軟了下來,換好拖鞋後,走過去輕聲詢問:「看什麼呢?」

白望晴抬頭,輕輕地看了他一眼,黑色的頭髮因為動作從肩膀垂落到胸前,襯着她的脖子和臉色都有些蒼白。

」給你。「白望晴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張卡片,江城原以為是什麼禮物,內心歡喜地接過來,問道:」這是什麼?「

」這個卡是你當初給我的,我現在還給你,裏面還有……三十六萬。「白望晴語氣平淡,面色波瀾不驚,說完後,又低頭翻閱着手中的日記本。

夢境一下子被擊碎,江城惱怒道:」白望晴,你什麼意思?「

」你的東西,還給你。「她說的話很輕很輕,好似毫不在意,卻往江城心裏扔了個千斤墜。

」還給我?需要我時百般討好,現在不需要我了,就分你的我的了?「

白望晴沒有說話,輕輕地合上日記本,拿在青蔥玉指里,走到卧室,抱起初來這裡時帶的那盆碗蓮,不慌不忙走到門口,背對着江城說道:」一年的時間已經過了半個多月,我該走了。謝謝你的照顧,往後你走你的陽光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兩不相欠,彼此相忘。「

」站住!「江城厲聲道:」既然你要還給我,那就把你身上的衣服脫下來,這也是我給你買的。「

白望晴垂眼,將手中的日記本放在鞋柜上,轉身回卧室,從衣櫃的最底下拿出剛來時穿的那套白T和牛仔褲,換上後發現有些寬鬆,不知是衣服放久了沒了彈性還是自己這一年裡消瘦了。

江城坐在客廳,看着卧室門打開後走出的白望晴,相較於一年前,黑了,也瘦了,更加憔悴了,他忽然有些於心不忍,他捨不得她離開,哪怕明知道她從沒有愛過他,哪怕知道這一年來的乖巧和懂事都不過是她逢場作戲,他還是希望她留下,只要她願意留下,他可以不計前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