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戀關係》[暗戀關係] - 第七章 吃醋

台上的穆年愣了半秒,然後微扯了下嘴角。

明眸皓齒,帶着滿滿的少年感。

隨後,他在鼻尖哼出了聲笑。

只不過,現在這個時刻。

穆年所站的位置,僅僅在立式麥克風后面一點點。

所以他這聲窩在嗓子里的笑。

隨着電流的傳導,被瞬間擴散到整個觀眾席。

台下的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不明白髮生了什麼的人,只是覺得穆年不僅長得好看,而且聲音也很好聽。

蘇蘇的,很淳,微微啞,有一種略微成熟的少年感。

整個觀眾席,明白髮生了什麼的人,只有湯城和知畫。

知畫帶着有點僵了的笑意,把挺直的背慢慢縮了起來。

之後用力咽了口口水。

穆年剛才的那聲笑,像是被加了什麼循環特效一樣,一遍遍地在她的耳邊重複着。知畫的臉微微有些發紅。湯城看了看台前的穆年,又看了眼旁邊的知畫。

盯了下她臉上的迷之紅色。

「知畫,你中暑了?」

湯城問話問得一臉正直。

知畫心頭一梗,糟了。

她不能被他發現她臉紅了。

怎麼辦?

怎麼辦?!!!

知畫心中無比着急,彷彿一百萬隻草那個什麼馬奔涌而過。

他以為她中暑了?

嗯,那她就是中暑了。

知畫啞着嗓子,裝得很虛弱的亞子。

「對,我頭好暈,好噁心。」

「我好難受。」

此時穆年正開口講第一句話。

知畫只想好好聽穆年演講,並且一心想委婉地對湯城表示,她沒事她還可以堅持。

尚未等她開口。湯城衝著隊伍最後面一聲大喊。

「老師!知畫中暑了!」

然後他好像十分擔心老師聽不見的亞子。

「老師!知畫要不行了!」

兩句話,一聲更比一聲高。

知畫覺得如果剛才她是心頭一梗的話,現在簡直就是心肌梗死。

她一口氣沒提上來,憋在喉嚨里,整張臉瞬間變成淡紅色。

知畫伸手指着湯城。

「你,你,你……」

「???」

知畫抽出眼去看前面的穆年,發現他已經停止了講話,然後完全把目光移到了這邊的喊叫聲上。

包括領導席位上,一個個在陽光下光潔的地中海,也圓溜溜地齊刷刷盯過來。

知畫不是很喜歡錶現自己,雖然說有什麼事情安排到她的頭上,她也能完成得乾淨利落。

但是要讓她當出頭鳥,她一直都是不怎麼樂意的。所以,這幾乎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受到這麼多注目禮。

知畫本來沒中暑的,這麼一來,倒還真有點中暑的感覺了。

高老師顯然被湯城的聲音吸引了視線。

更主要的是他一直盯着湯城那一頭咖啡毛。

校規上時候不許染髮,頭髮就應該是原本的黑色。

可是湯城這個頭髮不是黑的,但確確實實人家也沒染啊。

從業這麼多年,高老師突然覺得自己遇到了些許坎坷。

就在他仔細分析這個坎坷的時候,突然發現坎坷說,有人中暑了。

高老師向聲音的來源地走過去。

比高老師更快一點的,是宋遠。

他半蹲在知畫的旁邊,神色焦急。

「知畫?沒事吧?」

知畫看了眼宋遠,尷尬地說了句沒事。

然後接下來便看到了高老師。

她印象里,這個老師,還是挺嚴格的。如果要是被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