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戀關係》[暗戀關係] - 第六章 上台演講(2)

里默默加了句。

「怎麼樣,我兒子好看吧。」

「嗯。」知畫少見的也沒有搪塞湯城的話。

畢竟現在這種情況,要是昧着良心說不帥,那可是要遭天譴的。

聽見知畫突然大大方方了,湯城也是一愣,之後揉了下他因為混血所以導致的滿頭咖啡色。

「嗯,是挺帥,比他老子差點。」

見着知畫沒有對他的話發出贊同的聲音,湯城表示心情很不好。

他拍了下她的肩膀。

「你說,穆年和我誰帥?」

「穆年。」

知畫回答得斬釘截鐵,沒有一點點猶豫和拖泥帶水,聲音脆生生的,比回答給你一百億你要不要都乾脆。

畢竟,問給你一百億你要不要這種事情,需要斟酌可信度。

湯城剛才那個問題完全不需要。

知畫不但直接回答了湯城,而且甚至一個眼神都沒給他。

少見的,看起來一直像快樂地冒蒸汽的湯城,臉上也有了些許陰霾。

「你們這批審美不行,我在美國的時候,那可是……」

見着湯城要吹起來牛皮。

「那可是怎樣?」

知畫隨口問了句。

其實湯城根本沒想到知畫會搭話,他順着她這句問話,朝在美國的那段時間想過去,女孩子好像,依舊是圍着穆年轉。

穆年日常在俱樂部里搞研究,一堆堆的女孩子爭着給他送早餐。

收件箱裏面的情書不知道塞了多少封,禮物也是一盒又一盒的堆在俱樂部門口。

湯城想到這,訕訕地撓了下頭。

「沒怎樣。」

「噓!穆年要講話了。」

知畫一邊拍了下湯城,一邊示意他別出聲。

她相信穆年一定不會看到他,所以整個人高高地揚起了下巴,然後眼睛也瞪得圓溜溜的。

可是,誰知道?

穆年就有一個講話前環視全場的習慣呢?

誰又能知道。就這麼寸?

穆年的目光就這麼落在了知畫興奮的小臉上呢?

正在知畫兩眼迎風睜得水汪汪的時候,她突然覺得穆年是在看她。

知畫整個人身子猛得坐直。

單手在凳子下面,掐了一把湯城的大腿。

「我仿若似乎好像可能大概,覺得穆年在看我。」湯城齜牙咧嘴地拍了下她的手。

「沒有仿若似乎什麼什麼概,她就是在看你。」

「那我怎麼辦?我是不是該笑?」

知畫腦中一片慌亂,趕緊收起來剛才的表情,迅速又做作地擠出了一個微笑。

幾秒靜默的對視。

然後,台上的穆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