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了談衍之十年》[愛了談衍之十年] - 第7章


下樓的時候,我和商枝打了個照面,連忙搖頭讓她別管。
走出酒吧,談衍之將我甩到一旁,表情陰鬱:「什麼時候起,你撒謊這麼溜了?」
我幽幽一嘆:「忘了跟你說,溫家人最厲害的地方,就是睜眼說瞎話。」
談衍之似乎被我說的一梗,表情更是說不出的彆扭。
我收回視線,盡量忽略心底那一陣陣的抽痛。
「回家。」
談衍之說完就朝着一輛邁巴赫走去。
我跟上,正要上后座卻見他拉開了副駕駛門:「這裡。」
我一愣,欲言又止的半天,還是坐了進去。
直到談衍之做回駕駛室,我都不明白,這個曾經的寶座怎麼就讓坐了?
「還要我親自給你系安全帶?」
隨着這聲反問,我連忙低頭去扯安全帶,卻見一隻骨節分明地大手翻出安全帶,然後慢慢替我插上。
屬於男人的氣息在我鼻息間縈繞,我緊張的收緊呼吸。
談衍之似乎察覺到我的僵硬,他故意轉頭與我四目相對,清晰的薄荷香氣隨之傳來:「怎麼,你還會害羞?」
我被他這句話打的猝不及防,咽下喉中苦澀,我笑了笑:「你猜?」
談衍之似乎瞬間沒了興趣,抽身坐好後,徑直開車回到了別墅。
下車前,他頭也不回的說:「明天我抽個時間,該回溫家看看了。」
我站在車前,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忍不住在想,棋子的效用這麼快就要衍使了嗎?
這一晚,輾轉反側的我再次腹痛難忍,哪怕吃了醫生的止痛藥,我也依舊吐的昏天地暗。
躺在客房的衛生間里,我觸碰着冰涼的地板,感受着癌症帶來的絞痛,默默閉上了滿是淚光的眼。
突然覺得自己太過可悲,連疼……都找不到人撒嬌求安慰。
冷,是我再度有意識死,唯一的感覺。
睜開眼,窗外已經大亮,而我依舊躺在衛生間里,沒人過問。
我強撐着從地面爬起,站在鏡子前,我看着裏面折射出的自己,好醜。
臉色慘白的像鬼一樣,衣服也皺皺巴巴的,嗯,好像確實配不上那個丰神俊朗的談衍之。
我點了點頭,算是說服了自己。
走出客房,談衍之早已離開,想到下午要去溫家,我跟公司請了假。
隨即開車來到了宏福寺,溫家老太太常年信佛,我準備給她請串佛珠回去。
剛走到廟門,就看到一個摸骨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