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了談衍之十年》[愛了談衍之十年] - 第4章

想裝那小百花了。
談玲玲表情無語:「真是自取其辱,那就等着吧,今晚送你一場好戲!」
說完,她就撞開我的肩膀,高傲離開。
我站在那裡,迎着寒冷的秋風,只覺得整個人都跌入了陰冷的水底。
晚上吃飯的時候,我靜靜打量着面前的談玲玲,忍不住思考她口中的好戲大概什麼時候到來。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屬於什麼心理,就是好像人都要死了,乾脆破罐子破摔。
也許是心靈感應,大門那邊居然傳來了動靜。
談玲玲連忙起身奔了過去,離去前看我的眼神,帶着毫不掩飾的挑釁……我低頭笑了笑,隨着高跟鞋聲漸衍漸進,我感受到身旁談衍之身體的緊繃。
帶着好奇,我轉頭看了過去,手中的筷子瞬間捏緊,怎麼會是她!
談玲玲身旁的女人也朝我看來,目光打量了一番後就將視線對準了我身旁的談衍之。
繞指柔般的嗓音隨即響起:「爺爺,衍之,我回來了……」我干坐在那裡,整個人像是喝了一瓶烈酒般,木得半點知覺都沒有。
結婚前我就知道談衍之心裏有個白月光,也知道白月光遲早會回來。
只是有點可笑,早上得知肝癌晚期,下午得知丈夫給自己埋好了陷阱,晚上……我手抖着放下筷子,儘可能保持着鎮定。
談玲玲似乎一直在觀察着我,見我表情不對,笑着說:「靜怡姐,這次回來就不走了吧?」
梁靜怡深深看了眼談衍之,笑着點頭:「嗯,不走了。」
「爺爺,我還有點事,先帶汐汐回去了。」
談衍之起身,拉着我要就跟談玲玲她們擦肩而過。
這時,梁靜怡竟然扯住了談衍之胳膊,眼含淚光:「衍之,你是在躲我嗎?」
站在兩人身後的我,忽然笑出了聲,沒辦法……眼下這情況太荒唐了,月光回來,月光哭了,而我這個原配,半點插話的理由都找不到。
也許是我的笑聲過於突兀,大家都將視線轉移到我身上。
依舊是臨死前的叛逆,我抬手挽住談衍之的胳膊,笑臉盈盈:「老公,我們回家吧。」
談衍之似乎被我臉上的笑意帶恍了神,點了點頭將胳膊從梁靜怡手中收回,攬着我的腰慢慢離去。
來到車前,習慣性往后座走的我,卻被拉着進入了副駕駛。
直到上車,我都能感受到門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