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久必婚:忠犬總裁限量寵》[愛久必婚:忠犬總裁限量寵] - 第7章 嶄哥哥眼光不錯啊

  不遠處的街道拐角處,路邊停着一輛奧迪R8,副駕駛座上的人是司徒嶄,而他旁邊的駕駛座一個穿着騷包酒紅色高定西服的男人捧着手機正笑得合不攏嘴。

  「哎喲我說嶄哥哥,你這眼光不錯啊,這女人太有范兒了吧。」
石書立看的是路人偷偷拍攝的沈安若「嘴賤精」的直播,眼裡滿是對沈安若的欣賞。

  司徒嶄轉過頭看向石書立,挑眉問道:「欠抽?」
他最不喜歡就是聽到石書立學石杉杉那樣叫他「嶄哥哥」,每次聽到這三個字,司徒嶄都覺得一身惡寒。

  作為和司徒嶄穿一條褲子長大的發小,他這個京城著名紈絝子弟見過的絕色佳人不計其數,自家親妹更是國內一線女星,可真讓他摸着良心給沈安若打個分,他還是要給這女人打99分,扣1分是怕司徒嶄驕傲。

  石書立手機音量放得大,司徒嶄雖然沒看畫面,也算是把直播內容聽了個完整。

  特別是聽到最後沈安若傲氣凌人的那句「不行?」
,司徒嶄嘴角不可自已的翹了起來。

  這女人這幾年是真的變了,不過是變得更加有趣,更能勾起他的胃口了。

  「我說是什麼樣的奇女子帶個拖油瓶都能俘虜到你的心呢,現在可算是見識到了,杉杉輸給她也不虧。」
石書立生在京城百年大戶石家,照理說這樣的書香豪門養出來的公子哥應該也是一身書卷氣,可他像是被養殘了一樣,仗着自己長了張陽光帥氣的初戀男神臉,整天打扮得花里胡哨不說,說話也是格外放飛自我。

  石書立見司徒嶄一直在車上未動,忍不住問:「你女人被人欺負了,你都不幫忙的?」

  司徒嶄皺了皺眉,狹長的眼睛瞥了石書立一眼,「你認為她需要我幫忙?」

  石書立看了看手機,又看了看司徒嶄,好像意識到自己剛剛問了個沙雕問題,尷尬的笑着,「也是哈,你女人很強悍,收拾一個野雞綽綽有餘,哪能用到你這把『宰牛刀』。」

  「目前她還不是我的女人。」
司徒嶄透過擋風玻璃看向遠處那個被人群圍得水泄不通的地方,目光黯淡了下來,可只是一瞬,他嘴角上揚,眼裡恢復了神采,「但很快她就是了。」

  司徒嶄把石書立的手機插回他的西裝口袋裡,說:「不是晚上約了老六他們?
走吧。」

  「誒我去,不是你放我們鴿子說晚上你不聚了要去陪那個小童星吃晚飯的?」
石書立嘴上不饒人的反問着,身體卻很誠實的行動了,發動車子,一個帥氣的掉頭就將車開出了這篇區域。

  司徒嶄懶得和他說話,只是打開手機給代秦發了短訊:注意下今明兩天微博熱搜,我不想看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