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久必婚:忠犬總裁限量寵》[愛久必婚:忠犬總裁限量寵] - 第1章 可太對得起我那三千塊錢了!(2)

  司徒嶄終於忍不住笑出了聲,他抬頭看了看沈安若,卻看到了她眼中滿滿的鬥志,這架勢,就差舉手握拳給他說「加油!
你可以的!
你是最棒的!」

  合著這女人還真把他當牛郎了?

  他今天才回國準備參加明天好友的婚禮,晚上剛一下飛機就被好友拉到了會所參加婚前單身夜的派對。
派對的包廂里人太多,他出來透透氣,在走廊上看到了沈安若。

  一句話還沒來得及說,就被她抓進了這個包房。

  烏龍歸烏龍,這樣的沈安若倒讓他覺得有些有趣,既然如此,那他就隨着她演下去了。

  能把他司徒嶄當成「少爺」的女人,沈安若是第一個。

  「來,齊總,我敬你一杯,謝你賞臉和小妹我出來聚一聚。」
沈安若見司徒嶄只是安靜的坐在齊總身邊,一點都不主動,她只能笑着舉杯來打破尷尬。

  「客套話就不用說了,沈總會做人,和我也投緣,我沒有理由拒絕你。」

  齊總很給面子的也端起桌上的酒幹了,且不說她原本就很滿意沈安若的策劃方案,就衝著今晚沈安若給她安排的這位帥哥,她就沒辦法再端着之前的架子。

  「帥哥不喝酒?」
齊總放下酒杯轉頭看向司徒嶄,眼裡的曖昧讓一旁的沈安若瞬間一身汗毛豎起。

  原本身為「少爺」的司徒嶄應該立馬笑着端着酒杯敬齊總一杯,但是他偏偏不言不語,只是勾着嘴角看着沈安若。

  沈安若怕這獃子一樣的男人掃了齊總的興緻,趕忙打着圓場,「小哥哥今天身體不舒服?
要不要我給你點杯『牛奶』?」

  說話時,沈安若的腳在桌下找到男人的腿,恨鐵不成鋼的踹了一下,然後一記眼刀準確的丟了過去。

  那眼神的意思是:懂點事兒!
還做不做生意了!

  司徒嶄這才笑着端了酒杯抿了一口。

  沈安若受不了這個空有皮囊沒有業務能力的獃子少爺,盤算着還是再去點幾個會來事兒的少爺過來陪酒、活躍氣氛。

  她前腳一出去,齊總的手就伸向了一旁的司徒嶄,可還沒能碰到男人半分,就被扼住。

  「誰給你的膽子對我動手動腳?」
司徒嶄的聲音冷如冰刃,扎進齊總的心。

  多年看人的經驗讓齊總不得不正視這男人周身散發出來的猶如帝王般的霸氣,有這等氣質的人會是一個「少爺」?

  「你是?」
齊總被他鋒銳的眼神瞪得渾身不自在。

  「JT風投集團,司徒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