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4521陸裴庭阮寧》[864521陸裴庭阮寧] - 864521陸裴庭阮寧第25章  

阮幼漁聞言更是氣憤,回手便狠狠給了陸玉屏一個巴掌。
「放肆!
那可是攝政王,豈容你在這裡編排!」
陸玉屏連忙跪了下來,惶恐地說道:「長公主息怒,是我眼拙嘴笨,說錯了話。」
… 翌日,城外護國寺。
    阮寧從佛堂內走出來,她剛剛拜訪完這裡的高僧。
    三年前,這位京城的高僧曾下山游醫,恰逢路過陸家鎮時,為當時重傷的她醫治,是她的救命恩人。
    來了京城後,她有空就過來拜訪,為護國寺添些香火。
    不料,這次剛出寺院,她竟然看到陸裴庭站在寺門外,似乎是等她。
    陸裴庭看着眼前的阮寧,身形一頓。
    他原本是想來對阮寧下手的。
    原本的阮寧每日身着素衣棉麻,幹着活計,一張臉也永遠蒼白。
    可如今的她雖然穿的素雅,可一身月白流光裙卻將她襯的白皙如玉,頭上的白玉發簪也相得益彰。
    她就像變了個人,美得像是畫內出來的神仙妃子。
    陸裴庭不由想到,兩人剛成親時她的含羞笑靨,一時心頭繾綣。
    若是阮寧乖乖聽話,一輩子藏在他的後院不出來見人,他也不是不能留她一命。
    相處三年,阮寧哪還不知道陸裴庭此刻想的是什麼。
    她厭惡蹙眉,有些後悔沒讓侍衛跟上來。
    陸裴庭卻恍若未見她的不耐,上前抓住阮寧的手腕:「我有話跟你說。」
    阮寧一把甩開陸裴庭的手:「我跟你沒什麼話好說。」
    陸裴庭終於察覺阮寧的嫌惡,眉頭微微一皺,面帶不悅。
    但想到今日的目的,隨即又換上了一副溫柔的模樣。
    「阿寧,攝政王那等人物同你只是玩玩,絕不會給你名分,你不若同我回了陸家,我願意給你一個貴妾的身份。」
    「就像我們從前那般,我會好好養着你,如何?」
    阮寧聞言,一聲冷笑。
    「養我?
你如何養我?
陸裴庭,你別忘了,當日就連你上京的盤纏都是靠我做綉品一點一點賺來的。」
    陸裴庭臉色一變,他如今已是新科狀元,不同往昔,最厭煩他人說他靠着女人養。
    隨後,他的語氣也變得有些不耐煩:「攝政王只是與你圖個新鮮,若是知道你嫁過人,你說他會不會生氣你玩弄他?
到時候——」    「你也配和攝政王相提並論?」
    阮寧只覺得陸裴庭不可理喻。
    說罷,便要轉身離去。
    陸裴庭本想跟上去,可見到不遠處已經走來的侍衛,只好停了腳步。
    ……    一個時辰後,玉石坊

猜你喜歡